日期:
返回主站
 首页 | 机构设置 | 新闻动态 | 法规政策 | 廉政教育 | 学院首页 
  警钟长鸣
 清廉之风 
 警钟长鸣 
 理论探索 


 
  警钟长鸣

 

今年31名高校领导密集落马 超九成收受贿赂
2015-12-06 14:09  

9月9日,中纪委网站一日之内通报了2起高校腐败案例,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张力奎、上海健康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巫向前因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根据中纪委网站及官方通报,《法制晚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已有31名高校领导被调查,平均每8天就有一名高校领导落马。

目前,已有14人被公布涉嫌罪名,多涉巨额受贿,其中有3人还涉及通奸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31名落马的高校领导中,有16人曾在学术上颇有建树或从教多年,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型干部,超过一半。

专家表示,学术界也并非刀枪不入,面对高校领导密集落马,靠德治和教育只是一方面,管不住的还要靠体制和法制,建立健全第三方监督体系。

通报

今年31名高校领导密集落马

据中纪委网站显示,自1月16日辽宁医学院党委书记张立洲落马以来,已有31名高校领导被通报,平均每月都有将近4起。5月甚至通报了9起高校腐败案例,吉林医药学院副院长李然斌、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纷纷在当月落马。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31名高校领导中,担任所在高校校长、党委书记等一把手职务的就超过半数。而这些高校遍布全国各地,覆盖了本科院校、职业技术院校,甚至还有教育部直属院校。

论其分管领域,落马高校领导基本都是负责后勤基建、人力。今年3月,四川大学副校长安小予被调查,有媒体报道称,安小予涉案原因与川大新校区建设有关。

此前,教育部党组成员、驻部纪检组长王立英就曾公开表示,贪污挪用科研经费案件逐年增加,基建工程领域违纪违法行为易发多发,权钱交易违规招生对社会影响恶劣。

对此,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原副院长、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原副院长甄小英表示,高校腐败多与基建、建筑挂钩,这是因为招标过程中行贿受贿容易产生权钱交易。而在科研经费方面,国家现在虽已加大监督力度,但并不完善,所以经费的运用环节也时有贪污受贿情况发生。

定性

超九成受贿3人涉性丑闻

记者盘点发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明确所涉嫌罪名的有14人。而这些人中,从中纪委通报到出结果最快的仅4天。1月16日,陕西省委党校副校长秦国刚因违纪接受组织调查,而20日,中纪委网站就已通报开除其党籍,撤销其副校长、校务委员职务。

甄小英表示,从中纪委通报到最终确认罪名用时缩短,体现了目前反腐的高效率,速度提上去了,也透明化了。此外,过去高校一把手监督难,党委领导下的纪委反腐如同自己左手来切右手,难度大。而现在纪委体制也有所改变,反腐主要是上一级来负责,查起来阻力小一点。

同时,从官员落马原因来看,毫无疑问,经济问题始终排在首位,这在教育领域也不例外。在这14起案例中,仅秦国刚是因被爆料“以结婚为诱饵欺骗单身女研究生,并保持性爱关系一年多,后对其进行殴打”而被调查,其余13人均涉及金钱交易,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牟利,收受巨额贿赂。

另外,记者注意到,近期反腐领域的高频词“通奸”也出现在了高校腐败案中。据中纪委通报显示,东华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刘庆成及齐鲁工业大学党委书记徐同文均涉嫌通奸。其中,徐同文更是身负五宗罪:索取收受贿赂、贪污公款、收受礼品礼金、与他人通奸、违反规定经商办企业。

此外,目前仍处于调查阶段的高校领导中,8人定性为违纪违法,被移送司法侦查,另11人通报为“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特点“59岁现象”突出

值得关注的是,记者统计已知落马高校领导年龄发现,他们平均年龄为56岁。年龄最小的是襄阳汽车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杨晓炳,落马时仅45岁。

此前有说法称,官场存在“59岁现象”。所谓“59岁现象”就是指官员在临近退休之时往往更容易“犯错误”。在今年落马的高校领导中,这一现象也较突出。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陈小波、上海健康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巫向前、陕西省委党校副校长秦国刚、重庆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曾维宽等均在此年龄区间内。

对此,专家表示,“59岁现象”是存在的。不少领导上任多年,却没被挖出,也值得反思。这类干部过去一直廉洁、工资也不高,觉得临近退休了有这种机会,在诱惑大的情况下,往往会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快退休就不查了。“59岁现象”不只是高校有,政府机关也有。

此外,不少落马干部都是在岗多年、此前“万万没想到”会腐败。记者发现,2005年重庆水利电力职业技术学院曾有过关于党委书记曾维宽先进事迹的材料。材料中提到,曾维宽从1998年担任学校一把手以来,从不滥用权力,利益关系上清正廉洁、不贪不占,以“勤政”和“廉政”塑造公仆形象。然而,今年3月,曾维宽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从教多年落马领导过半学者型

记者梳理发现,这些落马高校领导中,过半都有基层从教背景,从教时间最长的甚至达到32年。同时,他们均曾在学术上获得多项成就,发表过论文、著作等,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型干部。

例如,上月落马的吉林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兼白求恩医学部学部长王冠军就是吉林第一例骨髓移植手术的操刀人。

深圳市第二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吕静锋在落马前曾从教30余年,在19岁时就被任命为深圳松岗中学校长,是当时广东最年轻的中学校长之一,目前因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而成都中医药大学校长范昕建也在医学领域颇有建树,他从1983年起就从事感染性疾病和抗生素化疗领域研究,曾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4项,发表论文数量超过170篇,曾经在1992年、1996年分别破格晋升为副教授和教授,并于1997年增列博士生导师。

对此,专家表示,学术性领导原本正直清廉,但不管是什么人,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个人的素质还是有缺陷的。而在制度不完善的条件下,也确实难以抵挡金钱、美色的诱惑。学术界并不是刀枪不入的,因此学术界的领导也往往难逃一劫。

“通常人们认为,搞学问的应该为人师表,作为表率应该更好一些,但是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制度不完善,利益诱惑特别大的时候就很难说。”甄小英表示,靠德治和教育是一方面,但光靠教育也是管不住的,还要靠体制和法制。

关闭窗口

 
 

榆林学院 纪检委•监察处

陕西省榆林市崇文路4号 电话: 0912-3898030  邮箱: jijianwei@yulinu.edu.cn